专访戛纳最佳女主奖导演:母亲因贫穷弃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,一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谢尔盖:在我选角的后后 ,档期非常重要。原困我拍电影后后 几条月,类似 电影我拍了6年。我能 想象,很少有演员能答应原先的要求。

另外,我不不找出身连续剧的演员,那先 有名的演员。在俄罗斯,现在有太满热播连续剧。原困朋友给予你的反应非常直接,我能 要那先 感情的的话的的话,他能马上我能 。这后后 我的电影你要的。我的电影还要真实的感情的的话的的话,而后后 表演。原困我的画面里有动物、自然、人物,原困我能 看了演员是用演技在表演的话,一下子就显得格格不入了。

“这在俄罗斯是并是否是 现实,我无法视而不见。”谢尔盖·德瓦茨沃说,他暂且担心影片中展现的现实刺痛观众,“朋友还要观众不要是娱乐,也还要更严肃主题和故事。朋友还要严肃文学,也还要严肃电影。” 影片还有中国资本的影子。聚本影业参与投资了影片。“可都可否 了 朋友的投资,我这部电影后后 能完成。朋友是在最后一刻加入了我朋友。”谢尔盖说,他透露, 在俄罗斯制作原先的独立影片在筹资上困难重重。不过,他在俄罗斯并可都可否 了 审查上的担忧,当他听到《一线》作者向他介绍中国的类似清况 时(参加海外影展需拿到“龙标”),他思考了一会儿,像是在回忆那先 。

《一线》:女主角原先和你合作协议协议过《图潘》,这次再度合作协议协议,你考虑的因素有那先 ?

我在打算拍摄原先的故事后,我也采访了太满有类似经历的女孩子。她们对我讲述了更惨痛的故事,比电影中还要残酷多了。

《一线》:你在电影中使用了太满手持镜头拍摄阿依卡在街头的情节,太满人说你的风格很像达内兄弟,你认同吗?

谢尔盖:当后后后 过去的6年里每一天后后 拍,主要是在冬天,原困场景还要。 我既是导演也是制片人,太满我能 要够更精确地安排拍摄计划。打个比方说,第一天拍摄,第半个月排练,第半个月就剪辑,混音等等。这是出于创作考虑的。我和演员会花有太满时间讨论,会改编剧本,和演员一起去讨论剧本的走向,人物的发展。

《一线》:在可都可否 了 漫长的拍摄过程中,你是怎么可否 分配时间的呢?

《一线》:在电影中展示可都可否 了 残酷的一面,作为导演,你是出于并是否是 责任感还是同情心呢?

谢尔盖:随便说说是在街头拍摄偶然因素太满,我还要摄影都可否 随机应变。那先 场景中1000%原困 70%的摄影后后 我自己完成的。我自己知道还要那先 样的内容,原先在比如这样人穿过画面等清况 时,我能 要决定镜头的运动。 当然,我能 要感谢我的摄影指导,Jolanta Dylewska(她也是《图潘》的摄影师)她不要是有精湛的技艺,而且非常聪明。她在每一刻都支持着我。

“我不记得我有过还要拿到申请都可否 参加影展的经历。”他用肯定的语气说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萨曼·耶斯亚莫娃就在《图潘》中扮演了主角的妹妹一角。在电影中,她将阿依卡的多样化性表演得非常动人。作为另1个贫穷的母亲,她的确在俄罗斯的冰雪下显得绝望,而且作为女孩子,她依然坚强得依靠自己的双手试图在类似 世界中为自己留下另1个位置。 《好莱坞报道者》评价:“阿伊卡遗弃孩子的决定是基于并是否是 原困的生存本能的确定 ,这使得她几乎和达克斯猎狗一样,耐心地让三只幼崽在兽医的腹部伤口前吮吸。母爱,是并是否是 无限奇怪和多样化的东西。”

在今年戛纳名导云集的主竞赛片单里,哈萨克斯坦导演谢尔盖·德瓦茨沃和他的新作《小家伙》(My little one)并后后 最显眼的那一位。然而,这部讲述了一位名叫阿依卡(“ayka”这也是影片法语片名)的女孩子在莫斯科悲惨经历的影片,用残酷中涵盖的爱打动了评审。饰演阿依卡的女演员萨曼·耶斯亚莫娃影片最终斩获了最佳女演员奖,当她登台时,现场转播镜头切给了导演,朋友看了得到这位哈萨克斯坦导演眼含热泪。

谢尔盖:这要是真实趋于稳定在莫斯科的事情。坦白说,我很想把电影拍得更明媚类似 ,拍得充满希望原困是色调更鲜艳点。而且,我还要严肃地讲述和看待类似 现象。 我在2011年看了另1个文章,讲得要是莫斯科在那一年中,有21000个婴儿被遗弃在大大小小的医院里。我很震惊。要问面前的原困也很简单,要是生活很艰难。这样了。在莫斯科原先的城市抚养另1个小孩是非常难的。自己面,对阿依卡原先的外乡人,从莫斯科遗弃回到小山村里,对她们来说非常羞愧,这让她们的日子雪上加霜。尽管可都可否 了 ,怎么能我能 依然能在故事中看了太满的爱。

谢尔盖:作为导演,我能 是想讲述另1个故事。当然,我坚持认为,朋友还要观众不要是娱乐,也还要更严肃主题和故事。朋友还要严肃文学,也还要严肃电影。 莫斯科是另1个巨大的城市,阶级分明,我无法视而不见。我随便说说有并是否是 责任感,我能 要把那先 我电影里的主人公讲述给那先 不曾看了朋友的群体,朋友原困要是在街上偶然瞥见,原困甚至天真地认为原先的群体不趋于稳定罢了。

10008年 ,他的第一部剧情长片《图潘》入围了戛纳的“并是否是 关注”单元,影片中宽阔的视角和悲天悯人的情怀让戛纳记住了这位导演。10年后后 ,他带着《小家伙》回归法国南部的滨海小城。《一线》作者也在明媚温暖的阳光下,和他谈起这部故事冰冷残酷的电影面前的故事。

《一线》:电影中阿依卡的经历令人悲伤,这是俄罗斯的现实嘛?

腾讯《一线》作者:风易 发自戛纳

谢尔盖·德瓦茨沃在上世纪90年代前往莫斯科学习电影后后 ,是一位航空工程师。在90年代末,他的纪录片作品现在开始通过各个电影节得到了欧洲影视圈的关注。1998年,他执导的《面包的日子》在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上获得了提名。他拍摄纪录片的镜头总爱对准了那先 底层平民的生活,尤其擅长讲述自己在大环境中颠沛流离的故事。

拍摄原先的电影他说有帮助,他说更加痛苦。怎么能我能 不要是想展示,我能 要感受,我不你要要是知道了趋于稳定了些那先 而已。作为导演,我能 要够打破平时私人生活的分界线,我能 要更深入类似 群体,以另1个旁观者的视角,这也是我拍摄的并是否是 初衷。